why

all出➕文豪➕all黑➕弦音➕滑头鬼➕维勇➕奇杰➕西杰各种cp🙌🏻我都爱吃「杂食动物一枚」

【宇炭】恶劣玫瑰(1)

 度过了第一次期末考🤣

emm感觉这篇写的有些矫情

文笔有些渣不喜勿喷哈

祝寒假快乐

可接受的话👇🏻

https://shimo.im/docs/RkwchKPCGpHrvHjj/

也可走评论

上了大学第一次做了美甲哈哈哈

楼上的小姐妹手真的很巧做的很漂亮

鸳鸯甲是11月做后来被我抠了🤣

然后卸了打算在做一个哈哈哈

果然美甲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其实它不是真正的云

是学校的烟( ´∀`)っ 

等我考完我就发一篇

恶劣老师宇髓and暗恋纯情学生炭

我现在完全被期末考试按在地上( °◅° )不成人样

大学的第一次考试

要是挂科

(;д;)

完蛋

鬼灭之刃 宇炭 医生梗

第一次搞鬼灭也是第一次搞颜色

可能ooc

文笔也不算饱满以后想到什么应该会慢慢改

请康康评论吧

写文好难产粮的太太们实在太棒了!!

好想看一个棒棒的太太写的这种梗🙌🏻

https://shimo.im/docs/cGTvtdp8ytcDqg6D/ 《无标题》

也可走评论👇🏻

我在一个月前想到一个脑洞

心理医师宇and少年炭

结果现在才写到开头

好想搞颜色!!!

哭泣😭

受够自己了真的是

八犬不火不科学啊啊啊啊

东方八犬异闻怎么会不火呢😂

有颜值有剧情有人设

13年入的坑


我19年还念念不忘来着

是我入耽美的的一部重要作品

有天降竹马还有禁忌兄弟

我真的....

越看越是宝啊啊啊(〃'▽'〃)

ballball没看过的孩子快去补吧!!


雅凑 终于把凑带回家了

大概ooc

可能逻辑和设定不完善!我尽力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系列哈哈哈哈哈




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明明刚开始还是在梅雨季节难得一见的晴朗天气。

变化的太快,令人措手不及。

凑原本是要出门去取父亲寄放在干洗店的西装的。

豆大的雨点直直坠落下来,不消一会儿干燥的沥青路面就被湿润的圆斑染成深灰色。

他急忙抱着西装躲到路旁的一处屋檐下,捋了捋被打湿了黑发,棉质的衣物吸收了水分服帖的勾勒出肩部和脖颈的线条,带着少年独有的柔韧。

厚重的云层乌压压地停泊,周围的云也慢慢聚集过来,看样子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蒙暗的天空,湿润的水汽伴着建筑物淡淡地倒映在翡翠般的瞳孔里,像是某种神秘而精致的艺术品。

雨天总能产生忧郁的气氛,尤其是对这个孤身在外,没有雨伞而回不了家的孩子来讲,这种大雨像突如其来的变故,脑海中想要忘却的记忆会抑制不住地一点一点泄出,一颗石子被投掷到池塘里的涟漪,一圈一圈的蔓延开来。

他只是站在那里,站在回忆与现实的交接点上,清秀的脸庞仿佛凝固住了,像一只鲜活的生命飞舞时偶然被突如其来的松脂包裹,困在,停留在那个琥珀色的世界之中,时间会停止流动,成为永恒。

一块逼仄的避雨的屋檐下,鸣宫凑活像个被抛弃的孤儿。

活像个迷失在过去,找不到回去之路的孩童。

 

“凑,凑”仿佛来自远方的声音,熟悉又陌生,牵着他的手不让他迷失在灰白的世界里,成为连接他与现实的纽带。

“诶?”

一瞬间的乍醒,翠色的眼眸颤抖着接受微弱的光线。他被吓了一跳。

仿佛之前做了一个很久的梦。

待有些当机的大脑开始转动,停在面前的轿车,车窗全部被摇下,过于激进的雨水摔得四分五裂溅进了窗内。驾驶座上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像一个值得敬重的长辈。

“小雅哥...”身体比大脑先做出了反应,完美的条件反射。

“快上车吧。”雅贵拍了拍副驾驶座的坐垫,后面的汽车开始因为等待在鸣笛了。

“啊,这样啊”凑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西服,几滴水珠从他翘起的头发上顺流至脸庞,最后轻盈地没入衣领里,留下微不可见的痕迹。

  点点水滴在副座旁的窗边的突起堆积,结合蜿蜒地流下,落在车内底板的黑色地毯上。看样子车里的主人傻傻地在这里等了好久。

  也的确是这样。

  他在这里注视了他很久。在倾盆大雨里摇下全部的车窗。

  其实他也叫了他好久。看着漂亮的翡翠的瞳孔一寸一寸的失焦,会没由来的心慌。

雅贵一边驾驶一边拿起旁边早已准备好的毛巾递给他的学生。

“谢谢。”鸣宫凑接过柔软的毛巾,顿了一下,把脸全部埋了下去。

在上了车之后,脸蛋就不可控制的红的滚烫,烧得颧骨隐隐作痛。

“谢谢,小雅哥。”

  声音软软的糊在毛巾上,浅浅的抓在他的心尖上。

如海般深沉的眼眸朝他投去及其温柔的眼神,掠过鸣宫凑纤长的脖颈,因雨水淋湿而略显苍白的肌肤,还有脸上不自然的红晕。

温柔只是包裹在外的精美的糖纸,引诱可爱的孩童的利器。

嫩红的舌尖卷进糖球的那一瞬,强烈而辛辣的龙舌兰酒的气息会充斥稚嫩的口腔,粗鲁地侵占,酒精的刺激会使小小的脑袋无法再思考其他事物。

失望而愤怒,迷晕而不知所措。

只是一枚精致的炸药罢了。

让“泷川雅贵”在短短的时间内占据鸣宫凑的整个脑海,他不是君子,只是一个卑劣的猎人。

盯着不停摆动的雨刷,车辆只是静静地行驶着,仿佛没有目的地。

小雅哥会把自己送回家吗?还是说......

两人之间的氛围总是十分微妙。但质感是粘腻的,像刚采集的蜂蜜。

是师生关系,小雅哥是值得敬重的老师而他也是一名称职的学徒。

有时是兄友弟恭,

有时小雅哥对他的照顾像一位疼爱孩子的年轻父亲。

也许也像恋人,没有人会对父亲与兄长的触碰感到脸红心跳的地步吧。

七绪很擅长察言观色,他已经注意到了,像看一只被猎犬收养的新生小崽。

总之,这是爱。

“你们两个人之间有爱”,空荡荡的教室里,七绪对他说道,“大概不是纯洁的爱情,”他的眼直勾勾地对着那张清秀的脸,很难相信那样和善的人会有如此犀利的眼神,像瀑布顶端直直冲下来的水柱,可以割裂坚硬的岩石。

“爱的混合体。”就像被放入各种鲜艳颜色的染缸,最终会变成黑色。

后半句话七绪把它堵在了喉咙里,

“总之,你不能否认这是爱,凑。”微微沙哑的声音消散在傍晚的昏暗中。

这大概就是塞壬的歌声。

僵硬的空气压迫着肺,只能不停地在罅隙中汲取氧气,凑没由来的紧张。

“现在有别的事要去做吗?”

“啊......应该”

“应该没有是吧。”话还没说完,雅贵自言自语似的接上了。

男人很少有这样不绅士的举止,雅贵空出一只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忍住。

“我也没有,”话停了,就到凑以为小雅哥不会再讲的时候,“去我家。”

不是疑问,是吗?

 

 

屋内的摆设异常简洁,出乎意料的是一瓶龙舌兰酒被随意摆放在客厅中间的玻璃茶几上,一个酒杯躺在旁边,看起来凌乱而狂野。

“不开灯吗?”

“没必要的,我看得见。”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点笑意,温柔成熟的声线和窸窣声交织在凑的耳边。

“不要再喝酒了,”他转过头去看茶几上的酒,稀缺的光线下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他的头又被温柔的扳了回来,凑直视那双深蓝色的眼眸,如大海般深不可测。

“对身体不好的。”凑嘟囔着,事故之后,爸爸也曾经频繁地喝过,无人的夜里,在没有妻儿空荡荡的家中。

那时他还在昏迷,是静弥之后才告诉他的。在担心着凑的一天夜里睡不着觉,却发现凑的家里透着光亮,静弥笑了笑。当时还以为闹鬼了呢。打开窗后才闻到很微弱的酒味。

  凑眯了眯眼睛,想看清俯下身的男人的脸庞。

“以后不会了。”似叹息一般。没错,今天之后就不需要了。

不需要再麻痹了。

宽大又温暖的手掌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带来战栗又迷人的气息。

会让自己错以为他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雅贵亲了亲他的嘴角,“不用忍耐也没关系。”仿佛是一个允许,凑不自觉抓紧了身下的沙发套。

这是......布艺的吗?他迷迷糊糊想到。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可以柔韧到这种程度,有时会像一轮弯弯的月牙,

沉沉浮浮的好像流浪在海上。

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忍受汗水糊在皮肤上的粘腻感这么长时间,平时锻炼后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澡。

还有爸爸的西装....在哪里来着?

小雅哥是......男人来着。

嗯,深刻体会到了。

比他要大...好多的男人...

 

我我我还不会做链接😂

这个很保险💪🏻应该吧

黑黄(变成你的光)

 又重温了一次黑篮

all黑果然最棒啊啊🙌🏻🙌🏻

 春夏交际,气温已经缓缓升高了。

有时会让人觉得陷入了融化了的棉花糖中,甜腻腻,黏糊糊地包裹着身体。

 

“小黑子~拜托拜托,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黄濑正恬不知耻地趴在黑子的背上用他的脸蹭着少年柔软的蓝发。

 

  触感真好,一点都不舍得放开。

 

“黄濑君,请允许我郑重拒绝,还有,请放开我。好重哦”黑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湛蓝色的眸似平静的湖面隐隐闪烁着有阳光洒落在上面的光斑,盯着横在自己胸膛前的手臂,“还有,黄濑君你上次拜托我帮你去向赤司君请假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我不会再被你骗了哦!”

 

  “欸~不要这么冷淡嘛,连小黑子你都这么对我,伤心T_T”还真的抬起手来抹了一把泪的样子。

 

  好像一个巨(xi)婴(jing),黑子在心里默默想到。

 

“所以黄濑君又是什么理由要翘了今天的练习呢?”

 

“欸,小黑子是要答应我的意思对吗?”黄濑明显上扬了语气。仿佛能看见身后不停摇摆的毛茸茸的尾巴。

 

  为了不让他得寸进尺,“姑且先把理由说来听听,我考虑一下。”

“欸~”黄濑收紧了双臂,与黑子贴的更近了。

  

  少年的嘴被一部分手臂捂住了,有点闷闷的,说话的时候吐出的气不可避免的接触到黄濑横在他前面的手臂,温热而酥痒。

软软的嗓音与那张总是平平淡淡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过分的可爱。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小黑子越来越可爱了,

  虽然以前也很可爱,

  但是最近觉得小黑子尤其,格外的可爱!

「原谅我想不出别的词形容小黑子」

 

人总是会喜欢美好的事物。

 

  对黄濑凉太来讲,黑子哲也就像是万花筒。外表也许只是沉闷的灰,但只要放在眼前,只是转动变换不同的角度都会呈现不同的斑斓,令人贪恋的美好。

  打球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注意小黑子,

  好奇怪啊,明明小黑子是幻之第六人不是吗?

被迷惑的应该是对手才对吧,但是自己为什么会留心注意小黑子,有时候还会因此弄丢球,反而被迷惑的是他呢?还要被小赤司说教好久QAQ。

 

黄濑说不上来。

 

  在更衣室的时候,眼神就会不自觉地往那个纤瘦而白皙的身躯的方向瞟,不想让他的身体被别人看见。有时候小青峰那个大色鬼还会故意作弄小黑子,从后背困住他纤削的肩膀和手臂,把自己咸乎乎的汗水沾到小黑子的白皙的身体上......

  周遭的空气仿佛是被冻结了一样。平时用嬉皮笑脸掩藏的真实的自己会隐隐泄露出来。

  会忍不住想要吧小青峰那张黑不拉几的臭脸死死按在置物柜里的冲动。

看他流血,看他的面庞在自己的手掌下渐渐扭曲,然后再也不会用那双手触碰哲也。

这种想法真的非常危险......

  这种情感对黄濑来说应该是不会对队友产生的,是对小青峰的才能感到嫉妒吗?

  不,再怎么羡慕,他也只是会觉得小青峰很厉害而已。只是“想要打败他”的情感。不如说他还很期待那么一个比他厉害的人出现。

  聪明的头脑

  俊美的脸蛋

  开朗活泼的性格

  和良好的运动神经

黄濑凉太一直过着游刃有余的生活。

  事情的走向仿佛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停不下来的轰鸣声,在掌控者无聊到发呆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出现了另外一条接轨。

但不能否认,内心的另一个他,叫嚣着想要对小黑子做一样的事,甚至更过分。

 

想要肆无忌惮地触碰他。

 

想要那张挂着平淡表情的脸上出现不一样的色彩。

 

想要他的一颦一笑都是属于自己的。

 

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连黑子哲也的一根头发丝都刻着“黄濑凉太”这个名字。

 

 他还没想过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像是在某一个雨天后生长地极猛的一种植物,密密麻麻地缠绕在他的心脏上,越是想要清理就越是层层地蔓延。

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个名叫黑子哲也的存在感薄弱的娇小的少年会在他心里的存在感急速膨胀到无法忽视的地位。

  黑子哲也是影子,有光的地方才会有影子。

  也只有影子会如影随形的追逐着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直以来觉得什么事情都轻易上手从而对什么事情都有着三分钟热度的黄濑凉太,在遇到篮球之后又产生的对比打篮球更为强大的欲望

——当黑子哲也唯一的,独一无二的光。

  所以在某个课间,懒懒地靠在椅背上的有着太阳的发色的他,不自觉地望着窗外喃喃道:去找个女孩子好了....

他需要确认,就像猎人在没有一定把握下不会对猎物轻易出手那样,

  先要了解好自己的欲望,然后再忠实自己的欲望。